手机版
帕金森病 Parkinson's disease
帕站首页 专题讨论 帕金森病 放心医生 中医与帕 病友故事 留言交流 脑起搏器 专家解答
 
第 1 2 3 页 (第3页,共29条)
steven:回复20楼 向左向右  IP:120.230.102.146  日期:2018-11-22 [回复21楼]

  回复20楼 向左向右
  回复20楼 向左向右:回复19楼 微微一笑
  
  同意两位的看法。
  
  客观探讨疾病,交换彼此看法对本病的治疗极为重要。
  
  共同应对疾病,发掘患者自身的宝贵经验与价值!
  
  只有不按套路,才能避开套路!
  
   

steven:回复20楼 向左向右  IP:14.25.166.157  日期:2018-11-24 [回复22楼]

  回复20楼 向左向右
  回复20楼 向左向右:回复19楼 微微一笑
  
  只有不按常规,才能打破常规?只有不按套路,才能走出套路?
  
  寒老师的宝贵经验其实已经让我们看出端倪,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03年起病,07年确诊,2012年才发展到对侧肢体,经历9年时间,可见帕金森原本的自然病程(指没有用西药干预的过程)发展是相对缓慢的,2012年开始吃药,大概2015年左右开始出现毒副作用(符合一般3—5年的规律)临床表现。
  
  剂末现象,开关现象,异动症毫无疑问与多巴胺及其上下游药物的使用(剂量和时间长短)密切相关,幻觉,认知障碍又何尝不是?多巴胺对运动,情感,认知方面有广泛生物作用,触一发而动全身。
  
  有人可能会说寒老师的案例是个案,那么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问,对大多数确诊后即吃药的早期帕友来说,是否能够看到延缓了病情的发展速度呢?判断标准其实很简单,观察大多数人能否明显延缓发展到对侧肢体的速度(不是症状的改善)。大多数恐怕最多只有3—5年吧?
  
  我不知道明确答案,只有思考。
  
  积极补充外源性多巴胺是否会加重病情?见仁见智,不得而知,理论上完全可能。药物说明书上写的很明确,药物有“毒副作用”。
  
  
  
  
   

steven:回复21楼 steven  IP:120.230.102.210  日期:2018-12-3 [回复23楼]

  回复21楼 steven
  回复21楼 steven:回复20楼 向左向右
  
  寒老师打破常规,不按套路的经验非常珍贵,特别摘录下来以便日后查找,我觉得寒老师的实践对帕金森的临床治疗有贡献,非常感谢!
  
  “记得医生曾经说过,通常情况下,多巴胺类药物连续服用3年左右,就会出现“剂末”、“开关”、“异动”、“僵冻”等状况,给患者带来更大的身心痛苦。而且随着剂量和次数的不断增加,连续服用超过5-6年后,多巴胺药物对病情的延缓和控制作用,就几乎荡然无存,而被更严重的副作用所代替。”
  
  “服药后第5年(也就是2017年初)开始感觉到诸多副作用侵害的。不过,直到现在它们只会出现在寒冷的冬季,不具有持续性和连续性。当春暖花开,平均气温超过15摄氏度后,这些负面感觉就会慢慢消散。也许这还只是副作用的初级形态,随着多巴胺药物的持续注入、不断积累,它们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可怕。”
  
  “现在回过头去想一想,就如您说,假如从刚刚发病的2003年就开始服用多巴胺类药物进行治疗的话,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15年了,恐怕病情早已失控,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对于这一点,我没有丝毫的怀疑。”
  
  
   

steven:回复23楼 steven  IP:120.230.77.162  日期:2018-12-22 [回复24楼]

  回复23楼 steven
  回复23楼 steven:回复21楼 steven
  
  吸烟之所以会成瘾是因为烟草中的尼古丁成分让吸烟者有精神振奋,思如泉涌,精力充沛的感觉,然而这种感觉是短暂的,一旦尼古丁的血液浓度下降后就会恢复常态,甚至觉得疲倦,形成鲜明的前后落差,于是让人产生再次抽烟的欲望,这就是烟草会渐渐上瘾的机理,研究证实,越是纯的化学成分越容易让人成瘾。
  
  外源性多巴胺补充对帕金森症状的“修饰”效果和给患者带来的短暂舒适感与烟草中的尼古丁效应非常相似,患者一旦使用很容易欲罢不能,追求症状缓解后的舒适感常常使人忘记了其中的风险,随着时间推移,剂末现象,开关现象,异动症实质上是必然的结果。蜜月期是非常形象的说法,不同之处在于,婚姻的蜜月期后大多数情况下经过磨合期可以进入情感稳定期,而服用多巴胺蜜月期过后直接进入灾难期,甚至坠入深渊,不但无效果还并发各种毒副作用,绝大多数患者思想准备不足,与普通药物的毒副作用相提并论,而大多数的专科医生其实缺乏对毒副作用的感同身受,更何况在目前全球日益市场化产业化的大背景下,现代医学还有针对异动症的药物和DBS手术可以升级换代?
   

steven:回复24楼 steven  IP:120.230.77.162  日期:2018-12-22 [回复25楼]

  回复24楼 steven
  回复24楼 steven:回复23楼 steven
  
  补充外源性多巴胺除了被质疑对大脑多巴胺神经元有直接毒性作用外, 在作用机制上亦存在诸多挑战: 1, 帕金森如果真的只是中枢性多巴胺分泌不足,如何解释两侧肢体的先后发病?甚至相隔数年?如果解释为中枢性多巴胺的分泌存在对肢体作用的定位滴定通道,那目前不分青红皂白的给药方式岂不是存在明显的毒性作用? 2, 乙酰胆碱和多巴胺的跷跷板关系是解释僵慢抖症状的重要机制,但除非存在选择性的作用,否则如何让人信服外源性的多巴胺只作用在伸肌群而非屈肌群? 3, 多巴胺在体内存在广泛生理效应,释放和代谢浑然天成,一味的受体激动和延缓抑制代谢显然有违常理。
  
  多巴胺,想说爱你不容易,一半是火,一半是水,愿君三思而行!
  
   

steven:回复25楼 steven  IP:120.230.102.224  日期:2019-1-9 [回复26楼]

  回复25楼 steven
  回复25楼 steven:回复24楼 steven
  
  生物体内激素分泌过程原本浑然天成,丝丝入扣,因瞬间需要适时反馈调节,既有合成分泌也有分解代谢,外源性补充通常维持同一血药浓度,于是当机体恰好需要时药物就显示出“疗效”,当机体不太需要时就产生毒性作用?长期使用自然对机体造成损害甚至产生类似化学“阉割”效应?相当部分患者出现临床症状时多巴胺神经元远未消亡殆尽,因此越早越足量补充外源性激素毒性作用越严重。中国医生提出“细水长流,不求全效”原则可以看成是中庸哲学思想在帕金森病治疗上的具体体现,功莫大焉!
  
   

向左向右:回复26楼 steven  邮箱:ppokok@126.com  IP:14.147.35.43  日期:2019-1-9 [回复27楼]

  回复26楼 steven
  新华社华盛顿12月24日电(记者周舟)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9年1月号发表长篇文章说,从北极到亚马孙,从西伯利亚到南太平洋,许多文化都发展了自己的传统疗法,但中医药拥有最古老的持续医学观察记录,是有待现代医学深入发掘的“最大宝库”。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0801123909454216&wfr=spider&for=pc
  
   

steven:回复27楼 向左向右  IP:120.230.102.224  日期:2019-1-10 [回复28楼]

  回复27楼 向左向右
  回复27楼 向左向右:回复26楼 steven
  
  现代医学是实验医学,生物医学,使用单体化学药物;传统中医是经验医学,哲学医学,使用复方天然药物,两者各有所长。现代医学更多的是症状医学,指标医学,在全球日益市场化的今天,现代医学的发展有明显的过度医疗甚至偏离初心的趋势。
  
  对于复杂(多种)因素致病的疾病,是不可能指望靠单一靶点的化学药物解决问题的,从这一角度看,中医使用复方药物治疗慢性疾病有优势,代表医学的未来发展方向(整体调理)。现代医学因抗生素发现,分子生物学,器官移植等的已经很伟大了,但还原分析法的研究方式注定有局限,因为人体终究是生物而非器物。
  
   

steven:回复19楼 微微一笑  IP:120.230.77.183  日期:2019-2-1 [回复29楼]

  回复19楼 微微一笑
  回复19楼 微微一笑:回复向左向右
  
  中药对帕金森治疗到底是否有效取决于你如何看。
  
  帕金森是大脑中枢神经的系统性失调,多巴胺分泌不足是最凸显的环节。
  
  立竿见影的方法(捷径)是直接补充外源性多巴胺,中药显然不具备这一功能,从这一意义上,可以很确切地说中药无效。
  
  但帕金森其实是系统性失调,除运动症状外,还有众多非运动症状,比如,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异常出汗,流口水,尿频,怕冷或者怕热),肌肉痉挛(肌肉酸疼,抽筋),大脑皮层功能紊乱(失眠多梦),肠蠕动功能低下(便秘),免疫功能低下(虚弱,乏力)等,这些症状不是单靠多巴胺可以解决的,中药对上述症状的改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长远的整体调理作用不应低估。
  
  既然是“捷径”,无非只有偶尔走,暂时走,侥幸走,被迫走几种情况?毕竟,“捷径”非“常道”。
  
  
  
  
   

霍敦:回复1楼 steven  IP:221.127.24.104  日期:2019-2-18 [回复30楼]

  回复1楼 steven
  回复1楼 steven:现代医学研究方向上的困惑?中医从养好五脏六腑获得一个健康人生的思路只是说对人能够长寿的一面,然而即使人的内脏器官都好,但也会出现植物人,这是中医无法解释的,因为中医并不知道脑的运作。从黄帝内经到中国历史上唯一由乾隆帝官方编撰的《禦纂醫宗金鑒》,都没有治疗脑病的方子。 现代医学说的是DNA复制时的缺失,基因突变造成的疾病,而这两个原因是人与身俱来无法避免的,因此只能从供给多巴胺、提供干细胞、脑起搏器来解决,这种思路没有问题。高血压药也有副作用,但人们不会去想什么化学阉割,因为两权相害取其轻。帕病用药到最后无效是一个未解之谜,但是如果目前已到生活不能自理的阶段,用也还是必须的,控制住病情换取新的治疗方法的时间。 我建议你查一查中药的毒理性,长时间服用无疑也是慢性阉割,中药对肾、肝的损害是不争的事实。台湾衛生福利部正式发表意见,台湾洗肾的人异常多,大部分人都曾长期服用中药。古人云,是药三分毒。
  谨祝猪年大吉!
  
   

输1-2个字  第 1 2 3 页(共29条)